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执笔夕颜全章节

>

执笔夕颜全章节

锦一著

本文标签:

热门小说《执笔夕颜》是作者“锦一”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汐汐萧时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铖王是何时取走籍书的?”铖王妃问“三日前”“那宋家的人呢,可有来过?”“这……”见铖王妃眸色淬满寒霜,吴怀只迟疑了片刻就老实说道:“晌午之前宋侍郎来过一趟,想要讨要那宋家大娘子的籍书,听闻被铖王取走了之后,他脸色难看的厉害,下官瞧着,宋侍郎离开后马车朝着铖王府去了”铖王妃眼底越发冷了些,宋鸿要不是心中有鬼,来要宋姝兰的籍书干什么?那宋姝兰的身世果然有问题!她...

来源:ywqd   主角: 宋汐汐萧时衍   更新: 2024-07-10 19:24: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强推热门小说推荐小说《执笔夕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锦一”。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宋瑾修脸上血色尽消,就连先前还抱怨棠宁的宋大夫人此时也是满脸惊慌,起身就急声道:“棠宁,你胡说什么?!”铖王也是“腾”地站起身来:“棠宁,你别胡闹。”陆执年到底也没忍住,皱眉不喜开口:“棠宁,你该慎言,瑾修是你阿兄,你怎能道他窃你之物。”这般强势的宋汐汐让他觉得陌生。宋汐汐见陆执年满脸的不赞同,侧头...

第10章 小磨人精


棠宁心底突然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委屈。

上辈子自从姨母走后,她被困在那一方小院里日日望着外间落叶,看着春去秋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留意过她是不是高兴,没人在意她是不是哭了。

她每一次眼巴巴地等着宋瑾修他们来了之后,不是拿走她仅剩不多阿娘的遗物,就是指责她不够懂事。

她疼了,没人过问。

她病了,也没人在意。

棠宁从最初委屈难过的日夜啼哭,到了后来眼泪都流不出来,她哭坏了眼睛模糊到不能视物,可是直到她死前都没有一个人察觉。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会花费心思来哄她开心。

“怎么又哭了?”铖王妃心疼。

棠宁声音有些不稳:“姨母,我伤口好疼。”

疼的她喘不过气,连呼吸都撕心裂肺。

文信侯夫人在旁早就被宋家这事儿给惊呆了眼,此时连忙上前:

“宋娘子这伤势瞧着都重,怎么能不疼,不如先带她去钱家后院,我这就叫下人拿了我的牌子进宫去请太医过来?”

“不用了。”

今日钱家娶亲本是喜事,去请个太医过来算是什么事。

铖王妃虽然性子急却也不是不通情理,她扭头说道:

“钱夫人,今日实在是不好意思,让我家那混账小子扰了贵府的喜事,棠宁伤得严重,我先带她回府看伤,晚些时候再来与夫人请罪。”

“王妃可千万别这么说,都是些误会,谢世子怕也不是有意。”

铖王妃想起谢寅脸色泛冷,她没接钱夫人的话,只是说道:“棠宁的伤耽误不得,我这就先走了。”

钱夫人也是瞧见宋汐汐脸上那些伤的,这伤随便落在哪个女儿家脸上都是大事,她也不敢留铖王妃,连忙就亲自送着人出去,文信侯夫人也跟了出去。

等他们走后那厅堂内才是哗然起来。

一群人既然是议论着宋家以外室女充作庶女,还有宋瑾修遗弃亲妹,陆家嫡子和铖王府世子对那外室女另眼相待的事情,同样也对萧时衍认了宋汐汐为义妹极为惊诧。

“你们说,萧督主刚才说的是真的假的?”

“那煞神犯得着骗你?”

“这倒是,可他怎么会看上那宋家女娘?”

这句看上没有半点歧义,反而充满了羡慕。

谁人不知道萧时衍天煞孤星,阴险狠辣,可同样他也身居高位,权倾朝野。

萧督主一句话,那便是半道圣旨,哪怕是中书尚书,阁中元老,私下会唾骂萧时衍奸宦弄权,对他鄙夷至极,可明面上谁敢道他半句不是?

这京中谁不眼馋他手中势力,谁不想拉拢于他。

可是萧时衍油盐不进,滴水不侵,可如今居然看上了宋家那女娘。

倒是没怀疑萧时衍对宋汐汐起了什么歪心思,毕竟谁人不知道他是个阉人,只是能得萧时衍庇护,依旧让人眼红至极。

“那宋汐汐有什么特殊的,我瞧着她也不过就那样,那张脸伤成那般模样,指不定就毁了,而且宋家还是个那般烂窝子……”

“你可闭嘴吧,不怕萧时衍寻你?”

先前说话那人脸上一虚,下意识左右看了眼,随即紧闭着嘴不敢再议论棠宁。

钱家外面,文信侯夫人拉着铖王妃低声道:“萧督主跟宋娘子是怎么回事?”

铖王妃摇摇头,她也是一头雾水。

文信侯夫人瞧了眼马车上说道:“我瞧着你这外甥女跟宋家那头怕是还有的闹着,若真能得了萧督主的庇护,那是天大的好事。”

“谁要他庇护,我家棠宁我会护着!”

“是是是,你会护着。”

文信侯夫人认识铖王妃多年,自然知道她脾气。

见她不高兴连忙不敢多言,只是拉着铖王妃说道:“我知道你脾气急,可是宋家那事儿别太冲动,宋娘子终归还是宋家的姑娘,还有谢世子那边也是,他毕竟是你儿子。”

“今日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回去后好好与他说说,别闹得太僵,否则要真是他丢了脸面,连累的是整个铖王府。”

铖王妃眉心皱了起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他犯了错,挨打挨骂都是他该受着的,他只是丢丢脸怎么了,棠宁差点被他害得没了命。”

谢寅要是无意的,她还不至于这么生气,可偏偏他是为着那个宋姝兰才没了脑子。

也就是棠宁遇到了萧督主被救了回来没出大事,要不然别说是两巴掌,她能直接大义灭亲打死他。

见文信侯夫人还想再劝,铖王妃直接就道:“行了,我的事儿我自己知道,宋家那头我不会叫他们好过,你赶紧进去吧,我也先走了。”

文信侯夫人见状只能叹口气:“那有事的话,记得让人来找我。”

铖王妃笑起来,她知道这位好友性子与她不同,行事处处谨慎,可到底她们多年交情,哪怕意见相左她也就还是向着自己的,她笑着说了句:“放心吧,有事儿我指定来找你,你别以为能逃过。”

“你呀!”

文信侯夫人失笑。

铖王妃风风火火地上了马车,宋汐汐就低声道:“姨母,我不想回宋家…”

萧时衍先前的提醒她都记在了心上。

今日宋姝兰身份被揭穿,宋鸿母子以外室女充作庶女,逼迫她认亲的事情必定会传遍京城,还有宋瑾修他们将她遗弃在䧿山,为宋姝兰害她险些坠崖身亡,桩桩件件都会让宋家如同油煎。

急的是宋鸿他们。

她这个时候回了宋家,宋鸿他们定会如上一世一样狡辩纠缠,甚至拿着长辈的身份来压她,她固然不怕,可要是两厢争执时她做了什么太过的事情。

那宋老夫人一哭一闹,落在外人眼里就算最初同情她的,也会觉得她不孝。

铖王妃没想那么多,闻言顿道:“回什么宋家,他们这么对你回去做什么,再让他们欺负你吗?你先跟我回王府,宋家的事情姨母替你去跟他们算账!!”

“姨母别去宋家。”

“怎么了,你还护着他们?”

“不是护着他们,我只是怕姨母被他们缠住。”

宋汐汐还记得上一世姨母气冲冲地去了宋家大闹之后,宋老夫人被当场气得“吐了血”,后来还“晕”了过去。

姨母本是替她出头,宋瑾修他们害她毁容有错,可就是因为宋老夫人这么一倒,事情就变了味。

刚开始还有人同情她受伤,理解姨母愤怒,可到了后来传来传去,居然成了她得理不饶人,说姨母仗势欺人,惊病了宋老夫人还不肯罢休。

宋老夫人是有诰命在身的,谣言四起时,姨母为此还被太后娘娘下旨申饬,连她上一世之所以那般轻易原谅了宋瑾修他们,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想姨母再继续闹下去伤了她自己。

棠宁靠在铖王妃肩头:“姨母听我的好不好,别去找他们,也别理会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