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精品全篇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

>

精品全篇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

卢西著

本文标签:

《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卢西”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林姝沈砚清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内容介绍:她,一个为初中生补习的兼职私教老师;他,一个出生京圈顶层的贵族。原本他们的生活永远不会出现交集,可她却成了他弟弟的私教老师。第一次见面,他上下打量,只觉得她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生,如同他的弟弟一样。而她却震惊于他年纪轻轻就接手家族企业。因工作之际,他们开始频繁有机会见面,彼此开始沦陷。她的朋友劝她,一个权贵身边少不了莺莺燕燕,她机会不大;而他在想如何俘获她的芳心,让她为此驻足。那年京圈雪夜,他们终于修得正果,双向奔赴了!...

来源:cd   主角: 林姝沈砚清   更新: 2024-04-03 09:55: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火爆新书《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卢西”,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沈降林不语,抬头继续看着戏台,跟着轻哼。直到一曲结束,沈降林拍了拍腿,斜睨了他一眼道:“这个冯德军现在怎么样了?”沈砚清不动声色地看着舞台上致谢的观众,悠悠地开口道:“爸,您什么时候关心上这些事了?”“我是在提醒你,现在裴家的事已经尘埃落定,你也看出来了周轶来的态度,冯家和周家两家世交三代,从中的...

第18章


走廊里人满为患,考完试的学生从教室里鱼贯而出,不少人急着回宿舍收行李,楼梯间被堵的水泄不通。

有些人不满地看着站在电梯口的林姝,小声抱怨道:“不走能不能别堵在这?”

林姝抱歉地一笑,握着手机往楼下慢慢地挪着,正要说话就听到沈砚清不紧不慢的声音。

“你那太吵了,一会再打给我。”

她低头看了一眼被挂断的电话,紧紧地抿着唇。

窗外蝉声鸣鸣,在嘈杂的人声中,听起来一点都不悦耳动听,聒噪地很,心脏被七上八下地吊在空中,怎么都不安。

出了教学楼,林姝看到齐琰站在楼下。

他朝她招了一下手,走过来:“你联系到你爸爸了吗?”

林姝赫然想起,这几天忙着考试,忘了这件事,不由得心提到嗓子眼:“我最近忙忘了…”

齐琰脸色有点不太好:“现在家属闹事,并且不满政府的赔偿,他们说那片海域没有危险提示,是失职行为导致的…”

她着急的问下去:“那我爸爸呢?”

“目前还在调查中,具体情况不清楚,我拜托我人问了,你不用急,这种事每年都有的,小事而已。”齐琰见她着急,忙安慰她。

林姝咽了咽口水,缓缓笑了一下:“没事,我也感觉不是什么大事。你考完试了吗?”

齐琰见她转移了话题,轻松地笑起来:“我昨天就考完了,你们专业今天结束的吧?假期什么安排?”

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敷衍道:“还没想好,再说吧。”

齐琰见她心情不太好,讪讪地笑了下,没说话,就走在她旁边。

沈砚清坐在正乙祠戏楼的观众席下,中山装上解开一枚领扣,两条修长的腿随意叠搭着靠在椅背上,雍容尔雅中透露着一丝随性不羁,眼神不耐烦地一遍又一遍地看着手表上的时间。

旁边的沈降林瞥了他一眼。“看个戏都静不下来心,做事怎么稳得住?”

沈砚清面不改色,坐直了身子,从容地整理了下衣服:“来陪您看戏,对我还有要求。”

沈降林不语,抬头继续看着戏台,跟着轻哼。

直到一曲结束,沈降林拍了拍腿,斜睨了他一眼道:“这个冯德军现在怎么样了?”

沈砚清不动声色地看着舞台上致谢的观众,悠悠地开口道:“爸,您什么时候关心上这些事了?”

“我是在提醒你,现在裴家的事已经尘埃落定,你也看出来了周轶来的态度,冯家和周家两家世交三代,从中的利益牵扯不清,你现在这个时候大动干戈地趁机收购冯创,生怕别人看不出来是你给冯德军使绊子!”沈降林有些微怒地警告道。

沈砚清挑着眉梢,毫不在意:“哦?那我就当他们眼瞎,谁让周润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不然怎么会拿他宝贝孙女赌在我身上呢?”

沈降林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抛下一句:“走了!”接着起身,头也不回地出了戏楼。

沈砚清扫了一眼身旁沈降林的秘书:“人都走了,你杵这干嘛?”

对方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台上的互动,听见声后朝他尴尬地一笑,连忙起身追上去。

林殊回到宿舍前就看到里面站了一堆人在聊天,见她回来,杨晓贝连忙拉她进来。

“今晚考完试了,咱们去蹦迪庆祝一下啊!”杨晓贝眉开眼笑地沉浸在放假的欢快中。

林姝面露难色地看着里面的里面一群人:“我就不去了吧?太吵了…”

杨晓贝当机立断地大声替她否决了:“不行,大学三年,你总共参加过几次聚会?明年实习了你怕是咱们班的人你都没认全吧?”

接着趴在她耳朵边悄声道:“我知道你根本没打算要这个孩子,咱就当给自己放松了,今晚喝完,忘了这些臭男人,姐妹我带你去上海最好的医院做手术。”

林姝还没来得及开口,杨晓贝就把她拉进去吆喝道:“走走走,林姝跟咱们一块。”

房间里的几个女生打趣道:“姝姝,你和那个齐琰怎么样了?上次我们可都看见了,那么多花…”

“什么呀,那是我们姝姝帮了他点忙而已,感谢罢了,别起哄!”杨晓贝含糊其辞地糊弄过去这帮人。

林姝满脑子齐琰提到的事,一时忘了给沈砚清让她回电话的事情,不禁又打了几通电话给爸爸,还是无人接听。

杨晓贝坐在那化妆,看林姝表情不对劲,以为她又在焦虑沈砚清,直接走过去把她拽到自己的椅子上。

“你等着,我保证给你画个惊艳四座的妆!”说着就把她头发拢起来盘在后面,挤了粉底液就往她脸上拍。

林姝回过神来时,杨晓贝已经哼着曲儿在给她化妆了,无奈地拿过来镜子对着自己。

她突然想到什么:“哎,江禾呢?我怎么最近没见她?她们专业不是考完试了吗?”

杨晓贝咬着梳子,口齿不清道:“不知道,最近都没回宿舍,上次问她说是工作实习呢。”

“在哪实习啊…我怎么没听说。”

“谁知道她,有事也不跟我们说,她和你关系比跟我好,不也不跟你说。我就不喜欢她,一个宿舍这么多年,一直那副清高样儿。”

林姝无奈地看了一眼镜子里的杨晓贝:“你那男朋友呢?最近没听你提起。”

杨晓贝毫不犹豫地说:“掰了,他明年要出国。”

林姝疑惑地问道:“你不难过啊?”

“难过个屁,我换一个照样谈,你真以为我看上他那个钱了啊?我那是开玩笑,我那个爹在上海不比他…”杨晓贝说着说着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闭上了嘴。

林姝一脸好奇地笑着回过头来:“你爹什么?你不会是隐藏富二代吧杨晓贝。”

杨晓贝晦气地“呸”了一口,咬牙切齿地恨恨道:“他是有钱,但是他每个月给我的钱,还不够他外面那些女人买个护肤品的。就他也配当我爹。”

林姝第一次听杨晓贝讲她家里的事,不禁有些愣住:“啊?那你爸妈离婚了吗还是…”

杨晓贝忽然松了口气,边给她描眉边轻描淡写说:“嗯,我小学就离了,我妈回美国了,我爸又离了三个,现在这个跟我一样大。”

林姝不禁有些同情她:“那你怎么不跟你妈妈。”

“有我,她不好再嫁。”杨晓贝顿了顿手里的动作:“而且我不会让我妈的嫁妆落入几个私生子手里的,我让他死了也给我吐干净。”

林姝听着豪门复杂的故事,不禁佩服地朝她竖了个大拇指。

两位小时过去了,要不是杨晓贝叽叽喳喳地在一旁唠叨,林姝坐的腰酸腿麻,困的眼皮都打架,后面的人还在慢悠悠地给她卷头发。

“好了!”

杨晓贝收手,将她转过身来,不禁啧啧地感叹:“林姝,你简直人间绝色啊。”

林姝打了个哈欠,抓过镜子,不禁微愣住,又看了一眼一脸得意杨晓贝,淡淡吐了两个字:“厉害。”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下宿舍楼,齐琰就站在楼下,穿的跟纨绔子弟一样站在一辆灰色迈凯轮旁边,后面跟着停了两辆黑色的埃尔法。

不禁有人调侃道:“呦这不齐琰吗?还真是土著少爷呢?”

“林姝,这肯定是来接你的。”

“啧啧,什么意思啊他这是。”

“…”

一时,林姝旁边的几个女生都笑着看向她,不停的胡侃着,笃定了齐琰是来找她的。

果不其然,齐琰跑上前来,咽了咽口水抿唇笑着看向她们:“我听说你们聚会,就特意来接各位姐姐们,车都安排好了,你们要不…先上车?”说完抬手指了一下后面的商务车。

林姝顺着视线看过去,也想凑过去上后面的车,一把被杨晓贝拉住:“干嘛呢?这车可没你的位。”说完拉着旁边的几个人就涌到两辆车里。

林姝尴尬地朝齐琰笑了笑,局促地站在原地迈不动腿。

远处的一辆黑色迈巴赫里,时晋不敢转头看后座的老板。

看着宿舍楼下,林姝和齐琰面对面笑得很开心似的在说话,不禁皱了皱眉头,悄悄从车内后视镜瞥了一眼后面的人,就见沈砚清一身黑衣,脸色阴翳,几乎要融入车内的黑暗,似乎在压制什么,危险十足,冷硬的下颚线似乎在叫嚣着死寂般的冷怒。

二十多度的天,时晋不禁打了个冷颤,看到司机用眼神问他:怎么办?

他也无声的说道:不知道。

沈砚清从戏园子出来后,时晋就察觉到他心情就不好,回到国泰开完收购冯创的计划会议后就赶来了北外,现在却看到这幅场景。

只见林姝坐进了齐琰的车内,他还绅士的替她挡着车顶。

“开车。”低沉阴冷的声线从男人薄唇中吐出,玩味的声调性感清冽,狭长深邃的眼底尽是阴郁。

司机得到指示后,立马启动了车,油门一踩,瞬间从那辆迈凯轮旁边擦肩而过。

沈砚清漠然地扫了眼后视镜里的车,没再说话。

“有病吧,在学校里开车这么快。”齐琰系好安全带后,听到旁边有辆车窜过去,不禁皱着眉头低骂道。

林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时,车已经开远了看不清。

夜幕降临后,路过三里屯还有工体附近,全部排起了长队,三辆车停在了一家门牌很小的店门口,不仔细看都看不见店名。

林姝看了一圈,不禁问道:“这是哪啊?”

齐琰倒好车后熄了火,故作神秘地说道:“号称京城第二个天上人间。”

林姝没听说过天上人间,一头雾水地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杨晓贝爵着口香糖,拎起包下了车,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地走到林姝旁边,跟一旁的齐琰打趣道:“齐琰,你这是把我们带哪去了?”

齐琰挑了挑眉玩味地一笑,荡漾着痞气,勾着车钥匙朝她们晃了晃:“跟我进去就知道了。”

会所里的走廊两侧尽是包间,这一路却安静地只有他们的声音,走到深处才看到一个前台,里面的人礼貌地朝齐琰示意:“三楼最大的位置已经给您留好了。”

电梯里,杨晓贝忍不住问道:“这里是玩的地方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这么安静?”

话音刚落,电梯门打开,瞬间嘈杂高昂的dj打碟声混着人群的尖叫声从里面传出来,台上巨大的液晶正放着变幻的画面。

齐琰附在杨晓贝耳朵上大声的说:“这儿可不对外开放,全是百慕大的dj,怎么样?说了包您满意杨大小姐!”

杨晓贝挑挑眉没说话,拉着林姝往里走。

林姝从没来过夜店,不禁觉得有些吵。

每个卡座上,尖叫声不断,沙发里的公子哥儿们各个怀里搂着明艳动人的姑娘,dj台两边的人一丝不挂的站在台上举着荧光灯棒跳舞,随处可见穿着制服的销售女孩,端着托盘穿梭在人群中。

变幻迷离的灯光下,到处充满着醉生梦死,数万张百元美金从天而降,黑暗的灯光下,四处猩红的眼眸似张开欲望之门,穷奢极欲,四处争抢着被他们踩在地上的金钱。

杨晓贝已经喝嗨了,站在沙发上跳起热舞,一张张钱从她腰间落下,林姝看着满地的钱不禁感慨:只在视频里见过夜店撒纸的,没见过撒钱的。

齐琰点了满桌的酒,林姝不禁蹙眉趴在他耳边问道:“你怎么点这么多?!”

“这里是存卡的,花我小舅舅的,不花白不花!在欲界这儿可没有假酒,喝不坏的!”齐琰说完就启开一瓶库克香槟,仰头吹瓶。

林姝起身去拿酒时,恍惚间看见远处一个熟悉的人脸,但是灯光昏暗明灭,很快就被人群冲淡,再看时,只剩下一个裸露的背影。

她不禁一直侧头往那看,总觉得背影很熟悉,可是那人一直背对着她,她不禁起身拉杨晓贝的衣角。

杨晓贝手握着的一瓶酩悦,东倒西歪地爬下桌子,满脸醉意地皱眉着,眯眼贴在林姝脸上:“干嘛叫我!没看我正在喝酒嘛…”

林姝拿过她手里的香槟放回桌子上,趴在她耳边竭力大声地喊道:“你看看那个人,觉不觉得很眼熟!!”

杨晓贝摇了摇有些发昏地头,往那看了几眼,似乎是没看清,踩着高跟鞋歪七八扭地就往前走,林姝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跟上去要把她拉回来,结果被一旁路过的一群人隔断开了视线。

再看到时,杨晓贝已经趴在了那边的卡座沙发背上。

林姝吓了一跳,连忙拽上齐琰往那走。

齐琰一脸茫然地看着她:“你去哪啊?厕所在咱后面儿…”说完就看见了远处的狼狈倒头昏睡的杨晓贝。

林姝跑过去连忙扶起杨晓贝,却没注意到沙发里的几个人见到她都愣住了,除了有个白色的背影起身跑去了厕所,剩下的人面面相觑,顿住了手里的动作,望向角落里目光冷冽的人。

赵墨戎从厕所走过来就看见他们的位置上,站了三个陌生的背影,醉醺醺地走过去一把捏住林姝的肩膀,用力拉起来:“你他妈谁啊站我们的地儿?想死啊?!”

林姝被那股力量拽地眼前一晃,人差点没站稳,她刚反应过来,齐琰就一把抓住了那个人的胳膊一拳朝他挥过去。

赵墨戎喝的有点多,一拳下去直接撞倒了后面路过的服务生,酒杯摔碎一地。

林姝被眼前的场面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扶人,借着灯光才发现地上的人是沈砚清的朋友:赵墨戎,手不禁愣住了,齐琰还在后面大声嘲讽地怒骂道:“用不着怕他,在我家的地盘上动我的人,挨这一下都是轻的。”

林姝赶紧起身用胳膊肘戳了戳他,示意他不要说话了,齐琰并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丝毫不理会她的提示。

卡座里的人坐不住了,陆怀琛走上前去扶起来赵墨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眼神已然不同于之前的热情。

赵墨戎清醒了一些,抬起胳膊拭去嘴角的血丝,舌尖抵着上牙,感受到一丝血腥在口腔蔓延,他低头抬眉,眼神阴翳的看向林姝,嘴角咧起轻蔑道:“我以为谁啊?沈砚清养的一条宠物狗啊?”

说完满脸玩味地看向一旁的齐琰,又看回她:“呦,沈砚清花那么多钱就养你这么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啊?”

原来在这些人眼里,她不过是沈砚清的玩物,自始至终他们都没觉得她能和他们相提并论…之前那些所谓的尊重也只是他们习惯性的虚伪。

次次的清醒都在一次又一次的沉沦中消失…

林姝咬着干涩的嘴唇,潋滟的眼睛里盛满了泪水,视线一片模糊,幸好灯光昏暗,她紧紧地闭上了眼,使劲将眼中的委屈压下去,喉咙却哽咽的说不出话。

陆怀琛拉了拉赵墨戎的胳膊压低了声道:“差不多就得了,砚清还坐那儿呢,别太过分。”

赵墨戎向来是个睚眦必报,有仇当场解决的主,一把甩开陆怀琛的胳膊,一步一步地逼近林姝,挑眉勾唇地冷笑道:“没有沈砚清,林姝你他妈算个屁,北京城这地儿,就没你说话的份儿,你信不信,我弄死你都没人知道。”

齐琰正欲要上前动手,被林姝一把拉住:“你把杨晓贝带走,这儿我自己解决。”

陆怀琛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人,光影下的沈砚清,狭长的双眸深邃不可见底,指尖的烟在嘴角处忽明忽暗,却看不出任何表情。

林姝屏住了呼吸,努力压住了胸腔的颤抖,嘴角弯弯一笑,朝他点点头:“赵公子说的没错,你确实把我弄死,也没人知道,但是我和沈砚清没你说的那么肮脏龌龊!麻烦你放尊重点。”

赵墨戎大声笑着,看向一旁的人,指着林姝的鼻尖道:“不肮脏龌龊,你就别跟他睡完还收东西啊!你真以为他会娶你这么个玩意儿?”

陆怀琛连忙厉声打断了赵墨戎:“喝多了嘴没门儿的是吧?!”

说完就喊人将他拉走,末了回头看了眼眼睛通红的林姝,迟疑了还是开口道:“抱歉林姝,他喝多了,回头让他给你道个歉,别往心里去。”

林姝听着他的话,觉得有点可笑,原来他们觉得这些话,只需要一句道歉就解决了吗?

正要开口说话时,旁边传来赵墨戎剧烈地尖叫嘶吼声,就连dj台上的音乐都戛然而止,整个欲界的三楼瞬间鸦雀无声。

一声低沉地声音穿过人群:“酒喝多了就好好清醒一下。”

小说《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全篇从不曾心动,与你相见一眼万年》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