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失去一只眼,双胞胎非要嫁给我

>

失去一只眼,双胞胎非要嫁给我

就想不上班著

本文标签:

《失去一只眼,双胞胎非要嫁给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就想不上班”。喜欢都市小说文的网友闭眼入:”秦宇阳站在门口,招呼同事们进家。警员们鱼贯而入。晋妍妍有些愣神,她其实不太能应付这种场合。“诶?啊……好,大家快请进……娇娇,快拿纸杯...

来源:fqxs   主角: 秦宇阳晋妍(娇)   更新: 2023-02-25 23:19: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秦宇阳晋妍(娇)是都市小说小说《失去一只眼,双胞胎非要嫁给我》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就想不上班"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啊?我们俩?"晋娇娇诧异的反问一句她已经预感到,一会的局面会很麻烦张兰看着女儿们,微微点了一下头"对,你们俩妍妍,以前你推脱说要陪着你爸现在你爸不在了,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和我回去?"张兰态度强硬晋队长和张兰两人感情不和,有很大原因是张兰过分强势的缘故这个女人无论对丈夫,还是对孩子,总是一副命令式的口吻晋妍妍攥着双拳,紧咬下唇眼睛低垂,样子很黯然"我……我不走……我还要考研……"......

第5章 出殡之后,跟我回家


“咔嗒晋妍妍打开门,外面站着秦宇阳和一群警局同事。

秦宇阳率先走进门,对晋妍妍说。

“妍妍,警队的同事们来了,给大家倒点水。兄弟们,来来来。

秦宇阳站在门口,招呼同事们进家。

警员们鱼贯而入。

晋妍妍有些愣神,她其实不太能应付这种场合。

“诶?啊……好,大家快请进……娇娇,快拿纸杯。

她虽然不擅长接待人,但现在即使硬着头皮,也得做出一副客气热情的样子。

“别客气,我们自己来就好。

“来来来,把鲜花圈拿来。

“大牛,纸元宝和冥币呢?

“这呢这呢。

…………

警局的同事们开始忙碌起来。

晋娇娇端着托盘,从厨房里走出来,托盘上是纸杯和茶壶。

“大家先喝点水,不急着忙。

晋娇娇倒是活套很多,说话间她就已经将纸杯摆好,添上茶水。

“这位就是晋队长的二女儿吧。

“哇,这对双胞胎真像呢。

“晋队长的女儿们真漂亮呀。

“不用招呼我们了,我们自己来。

…………

警局的小伙子们七嘴八舌的讨论间,匆忙的喝了两口水,就开始铺摊起那些丧葬用品。

敞开的大门口,秦父秦母走了进来。

“都来啦,辛苦你们啦。

秦局开口慰问大家。

“秦局。

“秦局,阿姨。

“秦局,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秦局您先坐,我们小年轻忙就好。

…………

看得出,大家对领导还是非常尊重的。

门口又进来几个年龄偏大的警察。

“老秦。

“老秦,昨天晚上工作耽误了,没能第一时间过来。

“老秦,老晋的事老伙计们都很上心。

“老秦,省厅领导也都非常重视,老晋的事咱们一起张罗。

…………

这次来的明显级别高一些,都是警局的领导层。

“老兄弟们都来啦,快进来坐进来坐。

秦局也马上,转换到接待人的角色里。

屋子里一时热闹了起来。

几个警局领导们围坐在沙发上,开始商量起晋队长的后事。

按照以往,晋队长这种级别的人,是有相配套的丧葬规模的。

除此以外,晋队长是死在任务中的,还会被追封为烈士。

时间很快来到中午。

敞开的大门外,走来一位中年女子。

这女子一身黑衣,尽显身材。虽然年龄挺大,却风韵犹存。看得出年轻时也是个美人。

正在叠着纸元宝的晋娇娇,看到门口那熟悉的身影,立刻放下东西起身。

“妈咪!

晋娇娇疾跑两步,迎了上去,一脸讨好的抱住妈妈的胳膊。

来人正是晋队长分居多年的妻子。

这中年女人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悲伤之意。

她在一进门的地方,冰冷的看着,挽着自己胳膊,撒娇卖俏的晋娇娇。

“娇娇,你再这么自作主张,回去就罚你跪三清殿。

女人语气严厉的呵斥晋娇娇,吓的刚刚还活泼雀跃的晋娇娇面露怯色,流下一背冷汗。

看来这个小丫头想讨母亲高兴,逃避惩罚的小心思,被她母亲一语点破了。

女人并未多话,扒开晋娇娇的胳膊,径直走进房中。

秦局和秦母站起身,走上前来。

“弟妹……好久不见。

秦局率先开口,但他语气有些紧张,眼前的女人压迫感十足,和他印象里,当年那个温淑的弟妹差别很大。

女人微笑致意,开口说道。

“秦哥,嫂子,家里的事多谢你们了。

女人礼貌的说着客套话,不带一丝感情。

秦母看着女人,眼神中带着一丝怀念。

“张兰,跟我们就别客气了。

张兰,晋队长妻子的名字。

以前的秦母和张兰关系还比较近,但是这么多年不见面,感觉生疏了许多。

张兰冲秦父秦母点了点头。

“我先给老晋上柱香。

说罢,张兰走到灵台前,点燃三根香,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

张兰上完香后,秦宇阳也走上前来打招呼。

“兰姨,好久不见。

张兰一时有点懵,这个戴着眼罩的男子,一时让她觉得陌生。

“你是……

张兰上下打量了一下秦宇阳。目光聚焦在他那左眼的眼罩上。

秦宇阳有些不好意思的偏过头,尽量遮住自己那只残缺的眼睛。

看到秦宇阳的侧脸,张兰恍然大悟。

“你是宇阳?怎么成了这样!妍妍怎么从来没说过?妍妍呢?

张兰有些不悦的四下张望起来,找寻起女儿的身影。

晋妍妍知道,母亲肯定也因为自己没有说哥哥的事,而感到生气。

不过,一直躲着妈妈也不是办法。

她从厨房里慢慢走出来。

“妈……妈妈……

看的出来,晋妍妍不是很想接近母亲。

张兰看到女儿的一瞬间,心还是软了下来。多少责怪的话,这时也说不出口了。

“妍妍……

她走到晋妍妍身前,抬起手臂,抚摸着女儿的脸颊。

张兰冰凉的眼神中多了一些柔情。

“这几年跟着你爸爸,让你受委屈了。

她的语气中有些自责,她的手时而抚弄女儿的秀发,时而轻拂女儿的脸颊。

晋妍妍向后退了一步,轻轻挣开母亲的手。

“我不委屈,和爸爸在一起我生活的很好。

她对母亲有一种抗拒感,语气中透露出对父亲的维护。

这几年虽说节假日期间晋妍妍会去看望妈妈和妹妹,但母女俩每次相处的回忆都不太愉快。

张兰看着女儿疏远自己,心里不是滋味。眼神中也透出失落。

她缓缓放下手,回头继续与秦局攀谈起来。

“秦哥,老晋的后事,还得多拜托你们了。

秦局点点头,严肃的说。

“弟妹,你放心,老晋的后事,有我,有警队的同事们。一定安排的妥妥当当。

秦局不愧是老领导,说的话让人无比安心。

~~~~~分割线~~~~~

众人忙碌了一天。

期间,警局的领导们因为工作原因先行离开。

有的同事也在中午吃完饭后回单位去工作。

下午时,晋家的亲戚朋友们也都悉数到来,上香祭奠。

出殡时间定在了次日八点,届时警局人员会在殡仪馆身穿警服,庄严肃穆的送晋队长最后一程。

到了晚上,吊唁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这时,门口却又进来一个人影。

“咦?安星?

秦宇阳看着门口熟悉的身影,诧异的叫了一声。

现在是晚上十点,晋家都准备关门闭户了。

安星冲秦宇阳招了招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阳哥,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安星一进门,就自己点燃一根香,走到灵台前,鞠了三个躬。

安星上香后,秦宇阳走到他身旁。

安星有些为难的转头对秦宇阳说道。

“阳哥,穆队他们几个弟兄来不了。让我来给你捎句话。

秦宇阳听罢,并未多想,刑警的工作,历来就是警察中最危险最繁忙的。

他拍了拍安星的臂膀。

“穆大哥他们任务重,来不了也正常。告诉他们这边一切安排妥当,不用担心。

安星听后,脸上露出了一丝释然。

“那就好,穆队他们可以放心了。

安星说罢,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即拉了拉秦宇阳的衣袖,示意他要说两句悄悄话。

秦宇阳有些狐疑的凑过脸。

安星扒在他耳边,小声的说。

“阳哥,穆队说今天早上,在证人家里,发现了那个证人的尸体。死状和晋队长一样……

安星话毕,秦宇阳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

灵台前,晋队长遗像两旁的长明灯,火苗晃动了一下。

香炉里升起的烟雾,似是被风吹动一般,不自然的飘着。

安星说完,后撤了两步。

“阳哥,我先走了,晚上还得开会。

安星急匆匆的道别。

直到安星走到门口,秦宇阳才反应过来。

“啊……好……你路上慢点……

秦宇阳木讷的回答,显然没从刚刚的话中回过神。

张兰似乎察觉到一丝不对,他走到秦宇阳身边。眼睛一直看向门口。

“宇阳,这里没什么事了,你快回去休息吧,忙了一整天,明天还要早起。

张兰关切的,对秦宇阳说道。

秦宇阳回过身,微笑道。

“兰姨,我没事的,还有什么尽管招呼。

张兰的话,让秦宇阳反应过来,现在还是师傅的后事要紧。

晋妍妍也走上前,满眼关怀的说道。

“哥哥,你快休息吧,连着两天睡不好觉,身体会吃不消的。

她本来想去抚摸一下秦宇阳的脸庞,不过妈妈站在旁边,她有些不敢。

不过,即使从语气和眼神里,张兰也能看得出来,女儿对秦宇阳的心意。

晋娇娇也一边走上前一边说道。

“就是就是,哥哥明天任务重呢,不休息好可不行。今天晚上有我和妈妈陪着妍妍,哥哥你放心吧。

她的话算是一击中的,直接戳穿了秦宇阳的小心思。

秦宇阳与晋妍妍同时羞红脸颊。

片刻后,秦宇阳才支吾开口。

“呃……娇娇说的对。兰姨,那我先回去了,妍妍娇娇,我走啦。

秦宇阳打破尴尬,慌忙离去。

母女三人一齐对秦宇阳说道。

“早点休息。

秦宇阳回身,冲母女们挥挥手,“咔嗒一声关上了门。

张兰回到沙发上坐下,四下打量了一下屋子。

这间三室一厅的房子,陈设与张兰离开时一模一样。沙发还是当年老式那种布艺材质,电视机也是那种宽厚的老款。

张兰指尖轻轻划过沙发表皮。

“这小破房子,我走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她的语气听起来像在抱怨,却又隐约透着一丝怀念。

姐妹二人没接话,一时气氛有些微妙。

对于晋娇娇来说,她并不觉得这里多陌生,毕竟这几年的节假日,她也经常会回来,看望姐姐和爸爸。

张兰看着站在客厅的女儿们,神色又恢复成冷冰冰的样子。

她翘起二郎腿,露出长裙下的小腿。

那皮肤根本看不出她已年过半百。

只见张兰抱起双臂,悠悠开口,语气冰冷的对姐妹二人说。

“你们两个,出殡之后,跟我回家……


《失去一只眼,双胞胎非要嫁给我》资讯列表: